加入收藏
上海家電網
致力于打造家電行業領先網絡媒體
當前位置:首頁 -> 頻道 -> 空調 -> 行業動態->正文

空調壓縮機規模巔峰過后 下一冷年沒有妄想

2019 年 8 月 30 日,GMCC 歷史上累計第 5 億臺空調壓縮機即將下線。從累計第 1 億臺到第 5 億臺壓縮機的下線,GMCC 僅用了 8 年零10 個月——這個已載入史冊的時刻,不僅展現了 GMCC 公司的輝煌成就,也成為中國空調壓縮機行業創造規模化巔峰時代的特寫。然而,在 2018 冷年創下輝煌的規模化巔峰之后,2019 冷年,空調壓縮機行業“疲態盡顯”。2019 年 7月,全國大面積高溫熱了這個空調冷凍年度最后的 10 天——全球變暖加劇,但空調行業卻已“冷風刺骨”。下一個冷年,行業沒有資格去妄想。

  2019冷年,空調壓縮機行業擴產后“失速”

  反觀當初,三年前那場將4000多萬臺渠道庫存消耗殆盡的全國性高溫,如同“蝴蝶效應”里那扇動的蝴蝶翅膀,開啟了過去三年空調行業近乎瘋狂地超高速增長。在同時期冰箱、洗衣機市場規模增速近乎為零的情況下,中國空調產業連續三年規模增速超過20%,這樣的增長令空調產業上下游創造出一個又一個歷史巔峰、讓龍頭企業創下年營業收入2000億元的輝煌,也讓空調產業成為投資的“熱土”,產能開始極速擴張。

  “用不了多久,中國家用空調的全年內銷量將突破1億臺!”成為當時很多業界人士的共識。

  然而,在2018冷年結束之前,《電器》雜志就已觀點明確:在又一個高溫到來卻沒有拉動零售的情況下,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空調產業沒有充足的動力繼續維持高速增長,產業下滑態勢即將到來。

  零售市場的數據充分證明了問題的嚴重性。中怡康時代推總數據顯示,2018年8月~2019年6月(截至6月末2019冷年累計),空調市場零售額為17545891萬元,同比下降6.7%;零售量為5045.02 萬臺,同比下降5.1%。在2019年上半年零售市場的不利局面進一步顯露,數據顯示2019年1~6月,空調市場零售額為12050343萬元,同比下降8.18%,零售量為3510.23萬臺,同比下降5.57%。而尚未完成數據更新的2019年7月,當全國大面積高溫在7月下旬終于出現時,零售態勢已頹,由此可見,整個2019冷凍年度的零售數據只會更糟。

  在整體零售市場跨越一整年的頹勢下,空調整機及上游零部件的銷售規模增速全面下滑。產業在線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2019冷凍年度轉子式空調壓縮機總產量為1.89億臺,同比下滑2.11%;總銷量為1.91億臺,同比下滑0.59%。而這一組數據相比上一冷年同比分別增長19.3%和17.8%。內銷的情況和空調整機一樣,并且下滑幅度更大。產業在線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2019冷凍年度轉子式空調壓縮機出口量為2725.38萬臺,同比增長7.9%;內銷量為1.63億臺,同比下滑1.9%。

  比增幅失速更為嚴重的是下滑態勢的加劇,從轉子壓縮機的銷量走勢來看,從5月開始,空調壓縮機企業的排產開始逐月下調,預計未來一段時間內都將保持這一態勢。

  形成這種局面的過程其實顯而易見,自2019冷凍年度開始,空調行業就承受著內銷零售需求低迷、外銷貿易環境不佳的局面,但龍頭企業在前半年仍加大排產力度蓄水渠道,同期多家空調企業預判國際貿易環境不佳提前排產出口產品,導致空調壓縮機行業在2019冷凍年度前半年仍然“不可理喻”的高排產,直至下半程后繼乏力。

  《電器》記者從空調壓縮機排產信息中了解到,預計2019冷凍年度的總銷量為2億臺左右,自2012年以來第一次出現下滑局面,對比過去三年的高增長,呈現出劇烈下挫的態勢(見表1)。

  從圖表中也可看到,在2019冷年行業整體表現不佳的情況下,一些企業仍然創下了業績新高度。受益于美的和奧克斯在整機銷售上的逆勢增長以及自身的效率提升和銷售服務水平提升,GMCC不僅實現了正增長,還創下了第5億臺壓縮機下線新紀錄。海立則隨著生產線逐步移至南昌而提升生產效率和產品結構,實現了產能順利擴大的同時銷量增長。除了這兩家,其余壓縮機企業均未實現正增長。

  由表1可以看出,在行業銷量從劇增轉為下滑的年份,空調行業的擴產風潮進一步落地投產,空調壓縮機行業的有效總年產能由上一冷年的接近2.5億臺躍升至2.82億臺——實實在在地創下了全球空調壓縮機行業的規模巔峰。

  而站在空調壓縮機行業規模的巔峰,業界看到了什么?

  超過8000萬臺的產能冗余、增速由過去三年平均超過20%降為負數以及空調行業在銷售渠道中“恐怖”的庫存量。

  下一冷年,哪家企劃容易做?

  空調行業的產能巔峰震驚全球,而空調整機的渠道庫存正在震驚全產業。

  據多方數據推算,截至本刊發稿時,空調行業內銷整體庫存已經超過5000萬臺,雖然龍頭企業的庫存量占大多數,但傳統渠道出貨困難已成大勢。整個行業除美的與奧克斯之外,全部主流品牌都承受巨大的出貨壓力。

  終端去庫存和渠道出貨成為2020冷年的重要課題,庫存難消化將進一步增大渠道的壓力,而去庫存的過程可能將是慘烈的。傳導至上游,空調壓縮機的內銷訂單下降壓力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持續,而外銷訂單在去年底之前猛烈透支后尚未有緩和跡象。

  值得關注的是,2019年空調整機市場由美的挑起的價格沖擊,精準地挑戰著多家空調企業傳統渠道的高庫存狀態,而這一場價格戰遭遇去庫存的行業需求,令空調市場正朝“紅海戰”前行。

  顯然,無論是美的、奧克斯的主動降價,還是一些品牌去庫存被迫調價,無疑都將對上游核心部件的采購產生影響。下游市場的利潤折損,必將傳導至壓縮機行業,同時壓縮機行業超過8000萬臺的冗余產能也將如一座巨山壓在市場上空。

  在產能冗余巨大、下游價格需求持續下降、整機訂單量持續減弱的綜合影響下,空調壓縮機行業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多年前,冰箱壓縮機行業就是在這樣的爭斗中,淪為目前慘烈的低利潤、高產能、同質化競爭形態,空調壓縮機會重蹈覆轍嗎?

  下游的市場需求不僅受到經濟大環境不佳、房產市場低迷、庫存高的影響,相比冰箱、洗衣機產品領域,空調換代晚的特征也亮出對生產企業不利的信號。空調的結構性換代主要集中在變頻與定速機型的切換上,但變頻市場自2009年就已經開始大規模培育,此后三年房產市場爆發,帶動新增空調市場持續爆發,空調行業爆發式增加用戶普及率的同時,變頻空調銷量也在持續增加。時至今日,空調的普及需求幾乎消耗殆盡,以變頻為核心的換代需求也并不強烈。換言之,在爆發增長了近10年之后,家用空調的結構性升級需求遠遠不及行業預期,甚至可以說,當增速也降為近年來冰箱、洗衣機的水平后,空調的升級更新需求可能還不如這兩個產品領域。

  空調終端的市場影響甚至來自于競爭對手本身。格力舉報奧克斯產品能效虛標之后,不僅奧克斯在銷量上受到影響,格力自身也遭受沖擊。此后北京市消協一個近乎“無厘頭”的抽查結論(全部達標,但實測值與明示值有誤差,被解讀為虛標),有眾多消費者認為是格力“自己打臉”。連續的不良事件毫無疑問影響了部分消費者對中國空調制造體系的信心。

  即將出臺的空調新能效標準似乎已成為眼下行業唯一的利好,它必將帶動空調行業的變頻化升級。但對某些空調壓縮機企業來說,是機遇還是挑戰還不一定。按照目前掌握的標準更新情況,2022年定速空調將成為市場的邊緣產品,未來三年,缺少變頻技術支撐和生產線調整能力的空調壓縮機企業,將面臨生存戰略的調整,要么成功升級自己,要么轉向出口市場。

  而萬眾期待的消費刺激政策,在2019年5月后相繼出臺了兩個,但真正落地且給行業帶來消費拉動作用的預期接近零。

  相對有利的因素,來自于4〜6級市場。在農村電網改造程度越來越好、農村消費市場逐步升級、家用空調普及率偏低的情況下,這一分層市場被各界寄予厚望。但這一分層市場的銷售渠道正兩極分化,一方面傳統的代理渠道面臨嚴重的庫存壓力而無法順暢周轉,另一方面電商下沉和新渠道模式正在這一區域強力滲透。兩極分化導致的結果竟是,渠道壓力小、電商平臺業績出色的美的和奧克斯正在吃進這一市場紅利,其他品牌則效果不佳。

  綜合來看,美的和奧克斯的主力供應商在未來仍有上升空間但產品利潤會受到影響,其他品牌的供應情況則要視品牌動向而定。2020冷凍年度,空調壓縮機行業保守估計將出現銷量進一步下滑的態勢,對空調壓縮機企業來說,維穩已屬不易,業績暴增已無從妄想。

  出路不多,慘烈競爭已在眼前

  登上行業發展的巔峰,才發現前路荊棘滿地,這是轉子式空調壓縮機企業眼前的真實景象。慘烈的競爭即將到來,空調壓縮機企業靠什么避免重蹈冰箱壓縮機領域的覆轍?

  GMCC方面表示,2019冷年,旋轉壓縮機行業產品結構不斷升級——高能效、變頻化產品比例上升,環保冷媒類產品規模增長,大冷量及小型化產品發展趨勢明顯——這些也將是未來行業的重點變革方向。據了解,GMCC正在以成熟可靠、領域廣泛的核心壓縮機技術對產品進行調整和升級,打造更高能效和更高技術水平的壓縮機,滿足空調整機廠商的能效提升需求。

  伴隨著新空調能效標準的實施進度加快,高能效變頻化必將是空調壓縮機行業全力升級的方向。中怡康數據顯示,2019年1〜6月,變頻空調銷量份額68.6%,同比增加5.8個百分點;銷售額份額77.2%,同比增加4.2個百分點。這一組占比的數據將繼續增長下去,而空調壓縮機的變頻化升級迫在眉睫。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GMCC已將變頻機銷售比例提升至45%,凌達的變頻機比例也在提升,但凌達越提升變頻機銷量占比,格力的其他壓縮機供應商越難以調整變頻機型數量。海立在如此艱難的情況下,仍然將變頻機占比提升到30%以上,然而,這還不夠。瑞智的出口業務并沒有變頻化如此強烈的需求,但內銷是否能夠在技術和服務以及產能上支撐未來的全變頻化存在疑問。松下和三菱電機和中航機電三洋本就是變頻為主,而慶安則要遭遇變頻化的嚴峻挑戰。

  輕型商用用大功率轉子機是目前空調壓縮機行業的另一增長點。GMCC方面表示,主要針對輕型商用應用場景進行專門優化和拓展,型譜從原來的6HP拓展到10HP,同時兼容噴氣增焓技術。相關10HP〜16HP產品已經開始量產。今年16HP〜22HP的新產品在能效、噪聲、轉速方面實現提升。海立的16HP雙轉子壓縮機也已實現批量生產,更大功率的機型也已研發出來。松下的8〜10HP機型、三菱的5HP〜12HP機型也都開始替代渦旋機市場。中航機電三洋則正在積極籌備5HP〜7HP機型的供應,業界甚至預計,一旦中航機電三洋這一冷量段開始批量外供,目前水深火熱的大連松下(前身大連三洋)渦旋壓縮機的境遇將更加艱難。

  但是輕型商用轉子機的市場也面臨壓力,一方面過去一年來家用變頻多聯機市場增速下滑,已失去爆發式增長的狀態;另一方面,渦旋機市場的整體規模多年來變化不大,總體規模與轉子機市場差距巨大;第三,如丹佛斯等渦旋機企業開始降價降冷量段來參與競爭,導致利潤受到影響。

  與向大冷量進軍相對,行業各個企業也在向高能效小型化產品突圍。如松下推出功率在5000W以下的微型變頻壓縮機,GMCC 新一代1〜1.5HP的V致能輕量變頻壓縮機。此外,慶安也在全力拓展小型化產品,配合同一大股東的中航三洋朝大功率拓展的戰略。

  新冷媒的更替也是目前各個空調壓縮機企業的戰略調整,伴隨著變頻壓縮機產量占比持續上升,空調整機企業對R22定速機替換為變頻機的冷媒需求,朝著比R410成本更低的R32靠攏。尤其在格力、美的的影響下、凌達、海立和GMCC的R32使用比例快速上升。但必須注意的是,由于R32屬于HFC物質,在基加利修正案獲得蒙特利爾議定書各個締約方一致通過后,R32的應用前景備受質疑,近半年來多次傳出安裝工遭遇R32機型安全事故的案例。而在各方面安全標準均實現擴展之后,R290的機型應用或將迎來轉機。

  尋找機遇,出口業務也逐步被空調壓縮機企業所重視。雖然受貿易的影響,2019年家用空調的整機出口環境捉摸不定,但近期歐洲、南亞等全球多地出現的酷暑高溫,已經給部分空調壓縮機企業帶來訂單。值得一提的是,多個空調壓縮機企業開辟了直接出口業務戰略,直接出口南美、東南亞和印度等地的需求正在攀升。

  此外,包括超高效變頻壓縮機、新能源汽車空調壓縮機等也是目前有實力的空調壓縮機企業研發和銷售的重點。

  重壓之下的空調壓縮機行業,會在這些領域尋找出口,避免紅海狀態的發生。

掃一掃,最新最熱家電行業動態,權威數據、專家觀點、新聞熱評盡在掌握。微信搜索“上海家電網”/“shjiadian”即可關注,期待您的點贊或拍磚!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內容均來自網絡轉載或網友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本站不承擔任何爭議和法律責任!
來源: 《電器》雜志 責任編輯:shreen
上一篇出口亮紅燈 上半年空調出口下滑7... 下一篇國內家用空調市場疲軟 2019“冷年..
驗 證 碼:
浙江快乐12选5杀号